论陕北民歌的发展与现状的作品有哪些

这是我在大学时最喜欢的歌曲之一.信天游曲风中带着哀婉与绵愁.以下是当时电影的简介,希望对你的声乐学习有所帮助.

<<黄土地>>剧情:

陕北黄土高原一条贫脊的沟壑里,鼓乐声声。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千百年来毫无变化的传统婚礼。下多采集民歌的八路军文艺工作者顾青也来到这里。他听到的。‘喜歌”出自一个穷得叮当响的汉子口中;他见到的新娘,竟是个十二、三岁的女娃。然而,贫困,愚昧的庄稼人都沉浸在难得的欢乐之中。突然,眼前一件红衣一闪,顾青在一片黑棉袄的缝隙中,发现了一双注满了哀伤与愤懑泪水的眼睛。后来顾青才知道,她是当地出色的民歌手翠巧。

翠巧妈早年亡故, 姐姐也已嫁人。现在,她和饱经风霜的爹爹及年幼的弟弟憨憨住在单家独户的窑洞里。当晚,顾青被引到翠巧家落脚。

尽管当时已实行国共合作,可身处国统区的翠巧一家对来自延安的“公家长官”仍十分陌生。顾青从白天所见的童婚,谈到延安妇女婚姻自主,翻身做了主人的新生活。虽然这些话在老汉身上没有什么积极的反响,却使翠巧心中漾起了波澜。夜深了,伴着嗡嗡的纺车声,她不由自主地哼唱着自己的哀愁。

由于顾青在土地上熟练地耕作,翠巧一家才开始把这个不同一般的“公家长官”当作自己人。于是,“镰刀、斧头、老镢头,砍开大路工农走,芦花子公鸡飞上场,救万民靠”的高亢歌声才第一次回旋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空。这歌声使翠巧心中产生了新的变化,连挑水的脚步也变得坚定而飞快。然而,善良、忠厚又贫穷、愚昧的翠巧爹,却要因袭世世代代“庄稼人的规矩”,让女儿在四月里出嫁完婚。

顾青要走了,翠巧有多少话想对顾大哥说明!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有憨憨明白姐姐的心思。为了使顾青不至于搜集不到“歌曲”而被“撒差”,老汉居然也唱了一曲。那老迈苍凉的歌声,反映的竟是妇女的悲修命运!

顾青走了,憨憨翻过山粱,送了一程又一程。在他怀里,珍藏着顾大哥那绣有红五星的针线包。

又翻过一座山粱,顾青惊奇地看见翠巧正坐在峁顶上等他,她终于说出了想随顾大哥去工作的心愿,可是顾青还得回去请示上级。山坡上,翠巧敞开她那嘹亮甜美的歌喉,边走边唱着她对里的公家人的敬佩和深情,唱着她对自由和光明生活的热切希求。沟底下,顾青踯蹰难行,流下了眼泪。

按照千百年来的规矩,翠巧终于要出嫁了。完婚之日,憨憨挑起了姐姐用过的水桶来到黄河边,不料遇到了逃婚出来的翠巧。翠巧给爹留下了一络长发,给爹挑了最后一担水,把为顾大哥做的鞋垫交给弟弟,便连夜东渡黄河而去……六月里,顾青又来到这里。在庄稼人求雨的队伍中,他找到了憨憨,憨憨把鞋垫交给了他。

顾青奔到河边,只见安详而深沉的黄河仍缓缓向东流去……

陕北民歌如何叫好又叫座求解

那么,陕北民歌又该怎样产业化发展呢? 近年来,在陕北,虽有一些民歌手通过民歌大赛和星光大道等途径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并靠四处演出获得了一定的报酬。但是,陕北民歌创造经济价值的能力与它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不相称。对照广西民歌及东北二人转的演出来看,陕北民歌演唱缺乏创意,没有经过精品化制作和市场化运作,是它在当下这个文化产品相当丰富的舞台上难以叫好又叫座的主要原因。 文学艺术存在与发展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服务于生活,服务于社会。对陕北民歌的抢救与保护,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让陕北民歌这一民间艺术的瑰宝和民间文化资源在新的时期为陕北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发挥其积极的作用。这就很有必要在抢救与保护陕北民歌的基础上对其进一步开发和利用。陕北民歌需要“两化”兼顾 要开发利用好陕北民歌,加速其产业化发展步伐,首先必须“两化”兼顾。 一是本土普及化。曾经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陕北民歌,如今在大多数年轻人的心中已显得疏远而又陌生了,有些人甚至连最有名的陕北民歌都不会唱。这种状况就使我们对陕北民歌的开发和利用失去了群众基础。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老百姓只有知道陕北民歌,喜欢陕北民歌,他们才会自觉地利用陕北民歌这一艺术形式为经济建设服务。因此,要开发利用陕北民歌这一民间艺术资源,首先要在广大干部群众中广泛地开展多种多样丰富多彩的陕北民歌演唱活动,每年定期举办陕北民歌大赛,组织陕北民歌业余演唱队,让陕北民歌进课堂,进厂矿、进田间,进千家万户。 二是外界影响扩大化。在陕北本土对陕北民歌普及的基础上,同时要组织一批文艺创作人员,根据陕北民歌的历史渊源,产生的故事和反映的生活,创作一系列反映陕北民歌的文艺作品,将陕北民歌融入到歌剧、小品、舞蹈、小说、电影、电视等多种文学艺术形式中,从而多角度多渠道地将陕北民歌推向全国。在这一方面,此前已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电影《人生》、《黄土地》、《黄河谣》和电视剧《平凡的世界》、《血色浪漫》等大量穿插陕北民歌的影视剧的上映,陕北民歌在全国范围内的影响也曾一度热浪高涨。近年来,又有一系列陕北民歌题材的电视剧在荧屏纷纷亮相,如:《三十里铺》、《兰花花》、《盘龙卧虎高山顶》、《陕北汉子》以及即将拍摄的《赶牲灵》。这都对提升陕北民歌的知名度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艺术是独立的,同时也是融合的。在独立中求生存,在融合中求发展。陕北民歌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形式,只有融合到现代艺术的大舞台大天地中,才能在新的时代焕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陕北民歌产业化需要四轮驱动 当今世界,文化不仅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而且文化本身也直接成为经济发展的助推器,文化产业目前也已成为最有前途的一种阳光产业。陕北民歌也不例外,它将随着时代的发展无孔不入地渗透到社会经济的各个方面,对陕北经济的发展将产生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虽然,陕北的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矿藏(煤、石油、天然气),经济的发展也出现了高增长的势头,但我们还必须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按照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思路,选择一种能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拳头产品,来引导陕北人民树立发展经济,建设陕北的信心和勇气。那么,这一拳头产品无疑应该是根植于陕北高原,并在全国上下有广泛影响的陕北民歌了。经过认真调研,我们认为,陕北民歌产业化需要四轮驱动。 一是陕北民歌的文化出版业。陕北民歌的文化出版业首先要从对陕北民歌文本的编辑出版开始:如《陕北民歌大全》,《陕北民歌精选》等。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编辑出版陕北民歌的研究成果。如:《陕北民歌艺术论》,《陕北民歌通论》,《陕北民歌音乐论》等。接下来就是陕北民歌的文学艺术创新,这需要组织一大批本土作家,创作一批以陕北民歌为题材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并将这些作品以丛书的形式出版发行。 二是陕北民歌的音像产业。音像产品包括陕北民歌的演唱专辑,这些演唱专辑可以是个人演唱专辑、几人合唱专辑,集体演唱专辑。也包括陕北民歌演出专辑,如将我们举办的大型陕北民歌演唱会制成光碟出版发行。在陕北民歌的音像产品方面,还需要做的一项更深层次的工作是,要将陕北民歌的有关内容,如陕北的时代背景,陕北民歌与陕北民俗,陕北民歌手的人生经历等制成影视专题片出版发行,同时也可推荐到相关电视台播放。 三是陕北民歌的演出产业。组织精兵强将成立陕北民歌演唱团,在全国巡回演出,如此既可扩大陕北民歌的影响,又可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在陕北,比较有名的陕北民歌手可以说是层出不穷,比如王向荣,贺玉堂,赵大地,王二妮,骆胜军……但这些民歌手大都各自为政,分散作战,因而虽各有名,但却难成气候。一旦把这批民歌手组织起来,联合演唱,其影响力和冲击力是不可低估的。 四是陕北民歌的影视、动漫文化产业。底蕴深厚、内容丰饶的陕北民歌为文学和影视等艺术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原始素材,我们要下大力气,组织人力对这些原始素材进行搜集、整理、研究和创新,在三到五年的时间内,着力打造几部在全省乃至全国有影响的电影、电视剧和动漫作品。 毫无疑问,陕北民歌的产业化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系统的工程,以上四个方面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缺少任何一个环节都是不完整的。我们必须从基础工作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注重软件建设,注重人才培养,注重精品意识,注重品牌意识。要不得走马观花,也要不得应付差事,更要不得粗制滥造。陕北民歌是精品,陕北民歌的产业也只能是精品。